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如今的花千依可以说是生死未卜,更不知去向,完全断了线索,再想要寻她,无疑就是大海捞针。

????尤其是那个鸨娘的死,怎么可能那么凑巧?显而易见,就是有人想要杀人灭口。至于是谁,答案呼之欲出。

????柳江权或者夜幕青。他们抢先了一步。

????只有断绝了寻找花千依的线索,将花千依掌控在他们手里,就可以以此制约花千树,让她乖乖地听从摆布。

????那么,现在的花千依有没有可能,已经落到了柳江权或者夜幕青的手里呢?

????花千树消沉了两日,方才重新振作起精神来。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呢?

????柳江权并未有什么举动,可能正好可以说明,花千依如今可能还是安全的,并未被他们掌控。

????她还有希望。

????凤楚狂与凤九歌一面继续派遣人四处打听花千依的下落,一面,与她商议制售香胰子的事情。

????老太妃寿宴之上那一出戏,多少女眷看在眼里,感慨这涂脂抹粉易容换颜技巧的同时,也极是好奇被凤九歌当做贺寿寿仪进献的香胰子究竟是多么珍贵的物件,竟然让老太妃赞不绝口,喜笑颜开。

????趁着这阵热乎劲儿,没准儿就是个商机。

????这个想法倒是与花千树先前的想法不谋而合,只是发生了夜幕青的事情,令她暂时没有心情考虑而已,三人立即一拍即合。

????而凤九歌小孩子心性,对于香胰子的制作一事颇为新胜,立即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起来。

????花千树已经被解除了禁足,九歌便拉着她一起,采购所需物品,挑选商铺,雇佣伙计,修整店面。

????两人谁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又娇生惯养,没有多少银钱的概念,更不懂精打细算,开源节流。

????花千树是为了挣钱,若是有了花千依的消息,自己需要花费银两,总不能再向着九歌伸手。而九歌则纯粹就是觉得新鲜好玩,将大把的银钱流水一样花出去,完全并不计较得失。

????还是凤楚狂一直在打理镇国侯府在京城的商铺产业,较为见多识广,寻了一个精明干练的掌柜插手帮忙运营。

????花千树就将所有精力投入到鲜花香胰子的制作中去,地方选在了王府后院原本蟒井的位置。那里地方开阔,临近后门,出入方便,又可以与前院隔绝开,简单修整之后,临时成了作坊。待到日后生意若是做起来,再扩大规模,另外寻找合适的地方。

????她反复地试验,添加了香料,制作了许多不同样式的模具,掌握好配比,自然成品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香胰子这个东西,若是没有用过,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好稀罕的。但若是用习惯了,洗手净脸沐浴,都格外清爽,再不用,便感觉浑身油腻腻,洗不干净。

????有了这种体验的花千树便将第一批制作好的鲜花胰子包装好,以九歌的名义差人送给相熟的京中贵女。

????有了老太妃寿宴之上的轰动,京中贵女都觉好奇,亲自拿来试过,皆交口称赞。

????名声打出去,等到这作坊几日后开张,就有许多人慕名而至。按照花千树的思路,香胰子制作成本虽然低,但是售价却极高,令人瞠目。而就是因为它的身价高,使得它在京城竟然名噪一时,许多人趋之若鹜。

????极低的成本,可以说是一本万利,财源滚滚。

????花千树以后将再也不用指望每月十几两银子的月例钱,已经是收入不菲。

????许多日并没有见到夜放,花千树与凤九歌这般大张旗鼓地折腾,他一定是知道的,但是从未露面。听挽云倒是说,他这些时日有事出了远门,就连霓裳馆里,因为他不在,也少了许多的生气。

????老太妃也觉得稀罕,竟然亲临,过来一探究竟。

????花千树沾了凤九歌的光,老太妃她喜欢九歌,无论九歌做什么事情,看着都顺眼,因此也并未苛责她。

????花千树未雨绸缪,做好了保密工作,展示在外人跟前的,也只是鲜花与香料提炼香露的程序,每日里香雾缭绕,就连临近的霓裳馆都被熏得香气肆意。

????而真正加工的程序,凤九歌挑选了三个心腹负责,外人勿进。

????两人并非多虑,鲜花胰子风靡京城之后,就有许多人费尽心思地向着店铺,还有作坊里的人打听制作方法,也想效仿。

????谁都知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制作方法这样简单,若是流通出去,岂不是断了自己财路?

????挽云眼巴巴地瞅着花千树这香胰子卖的风生水起,眼睛红得像兔子一般,一圈圈地在后门处打转,时常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心底里却是恨不能自己也插上一脚。

????丫头酒儿走过来,向着她回禀:“姨娘,适才府里有人带信过来,说是夫人这两日一直守在王府门口,求爷爷告奶奶地想要见您。昨日候了一天,没能进府,今个一大早就又来了。这给了府里人好处才带话进来,问您见是不见?”

????自从上次挽云老娘到花千树的院子里一通折腾,严婆子就叮嘱了门口侍卫,她若再来,一律不得放进王府。

????算算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见到。不过挽云上次得了夜放的赏赐,还是偷偷地托人往家里带了一点贴补,算下来衣食无忧。不知道自家老娘又登门做什么。

????挽云心里多少有点害怕,冷下脸来:“她来能做什么?还不就是伸手向我讨要银子。我见她做什么?我也没有多余的银钱让她挥霍,直接回了就是。”

????酒儿也极是反感这一家子吸血鬼,立即转身去回了。过不多时,又转身回来,回禀道:“简直就是欺负人,姨娘,娘家夫人哭哭啼啼地说今日若是见不到你,夜里就直接不走了,反正总是能有见到王爷的机会。这若是丢人丢到王爷跟前,姨娘您......”

????挽云懊恼地捶捶头,无奈地咬紧了牙关:“都说孩子是父母的讨债鬼,可我这辈子就是欠了她们的,让她进来!”

????酒儿也极愤慨地出去,过不多时,便没好气地带了她老娘孙氏进来。

????孙氏逢人陪着个笑脸,待走到挽云跟前,方才挺直了腰板,换做一声冷笑:“从自己肚肠里爬出来的亲骨肉,这见一面,倒是比皇宫里的娘娘谱都大。要不要为娘跪下给你请个安?”

????挽云轻哼一声:“我可受不起。我倒是巴不得给你能多磕几个响头,求您老饶了我这个苦命的女儿。”